返回目錄
關燈護眼
下載

盜墓筆記:沙海系列(1-4部) 第1節

盜墓筆記:沙海系列(1~4部)

作者:南派三叔

《沙海1:荒沙詭影》

作品相關

內容簡介

一組離奇的沙漠照片讓吳邪決定深入荒漠,探尋一個不同尋常的古墓。前往探察的伙計無故失蹤,偶然在少年黎簇的背上刻下了恐怖詭異的圖案。尋到黎簇的吳邪執意邀請他一同前往照片中神秘的沙漠腹地——古潼京,一個被當地人稱為死亡森林的地方。

隨考察隊一同前往,吳邪、王盟和黎簇竟被傳說中會移動的海子帶到了一片白茫茫的沙漠,這里隱藏著一處機密工程的遺址。而這個現代工程,竟然是按照3000年前的古圖建造的。

為何要用卡車圍住海子?掩埋在沙漠下的究竟是個什么工程?是什么突發狀況讓無數人死在了卡車之下?白沙底下游走的到底是何物?突然現身的黑眼鏡能否救吳邪于絕境?

《沙海:荒沙詭影》——滾滾白沙下掩藏的真相!最好看的盜墓小說![2]

4作者簡介編輯南派三叔,本名徐磊,男,南派小說堂會創始人,被稱為**最會講故事的小說家,激蕩想象力劇情的推崇者,著有《盜墓筆記》系列?,F居杭州。 南派是一個人的名字,更是一個小說的派別?!澳吓尚≌f堂會”提出“想象力極限”全新概念,開創全新的自由寫作模式,作者們得以盡情描述自己最渴望寫出的絕妙故事。在南派三叔等人看來,通過講故事獲取巨大財富并不算什么,真正值錢的是故事帶給人們的快樂。[

正文

引子(一)

我和關根認識是在廈門一次海峽兩岸茶話會上,茶話會的內容我已經完全忘記了,只記得是一個關于翡翠的論壇,內容非常無聊。我并不是一個很虔誠的翡翠玩家,收集這種東西只是單純地臨時起意,所以茶歇的時候就溜了出去。當時和我一起偷溜出去的人不在少數,其中一個就是他。

我們兩個在外面的休息廳里閑聊,才發現對方都是寫作者,只不過我現在已經改行做了出版商,而他還在繼續煎熬。

那一次聊的非常投契,大概是因為我們有太多相同的東西:相同的并不陽光的童年;相同的一些無奈的遭遇……所謂“兩個有相同幸福的人不如兩個有相同苦難的人”能產生共鳴,我們很快就開始交心。

當然,我也不能否認,另外一個原因是關根十分有親和力,那種舉手投足間的從容和淡定很難不讓人產生好感??上也辉偈切∨?,這種魅力雖讓我舒暢,卻無法讓我更進一步地喜歡他。

那一次分別之后,我們成了好朋友。后來他去了臺灣,幾乎每隔兩個月都會從臺灣寄釣鐘燒給我,樂此不疲。并且要求我以同樣的頻率給他寄杭州的綠豆餅。我們每次都盡量換不同的牌子,然后交流心得。

這樣的關系一直保持了一年,這特別讓我感動?,F在這個社會,很少有人能夠如此執著地做一件事情,而且持續了那么長時間。我以為我們的這種交流可以一直維持下去,可是,就在那年年末,他的包裹破天荒地停了。

這讓我有點意外,我甚至一度懷疑是聯系電話或名字寫錯了,導致EMS的快遞員無法投送包裹,于是那個月我不知道跑了多少趟郵局,可都是失望而回。我想問他出了什么事情,卻發現無論是網絡還是電話,我都找不到他。

我原本以為他在躲避喧囂都市生活以及工作壓力,這一招是現代白領通用的招數,但是一連兩個月,還是沒有任何消息。一段時間后,我才從一個臺灣朋友那里聽說,他在當年的四月份就已經辭去了臺灣的所有工作,有人看到他從家里出發,再也沒有回來。當時他提前支付了好幾個月的房租,他朋友進入他家的時候,他的電腦已經開了七八個月,然而,里面什么資料軟件都沒有,警方查證,那臺電腦和新買的時候幾乎沒有任何區別。不僅是電腦,里面的所有物品,都幾乎沒有被使用過。

也就是說,別人以為他住在這里,在這里生活,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在這里生活過。

那么,他為何要花那么多錢租一間自己完全不去住的房子呢?他在臺灣的這段時間,到底又住在什么地方呢?

沒有人知道。

如今,他去了哪兒更是沒有絲毫線索,他就這樣消失了。

我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,既擔心又感覺毫無辦法。以我和他之間的關系,我似乎也沒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,只能一邊注意著新聞一邊默默為他祈禱。之后我還在圈內打聽過他的消息,得知關根只是他的筆名,他的真實名字竟然無人知曉。

一個看似簡單的人,消失之后,竟然連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,這真的很讓我吃驚。

不過,很快這件事被我忘卻了。因為就算再離奇,這個人和我的生活本身,關系也不大。

原以為事情可能就這樣結束了,沒有想到,半年之后,我忽收到了他的一個大包裹。包裹是在幾天前發出的,里面是六大盒釣鐘燒和一疊厚厚的筆記。

我欣喜若狂,立即給他打了電話,卻發現電話號碼已經注銷。

我很奇怪,拿起稿紙。這個時候,從紙張的縫隙中,竟然落下了細細的沙粒。

這是我第一次見到《沙?!?。

筆記里記錄了一個關于沙漠的故事,很難定義它到底屬于什么類別,我就在那個包裹邊上,一邊吃著釣鐘燒一邊將它看完,看完之后,我已經認定,這將會是一個杰出的旅行故事,因為當我從小說中走出來的時候,竟然感覺到無比干渴,似乎連鼻孔中都還帶著沙漠的味道。

我很想問他,是否這本關于沙漠的筆記真是在沙漠中記錄的,難道他真的去了他筆下的那個詭秘的沙漠禁區?可是注定不會得到答案了。

那么,這些沙粒是從哪里而來呢?難道是從那些文字間、從他筆記中那個黃沙肆虐的世界中滴落出來的?我好像只能這么認為。

這是這個叫做關根的男人最后一次出現在這個世界上,以后,無論是在我的身邊,還是整個圈子里,都沒有再次出現過這個名字。

引子(二)

九年前的某一個晚上,北京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住院部六樓,實習醫生正在例行查房。

其實她已經完成這一時間的查房工作了,之所以還拿著查房記錄晃來晃去,是以為這一層有一個特殊的病人。

這個病人姓張,在這個病人剛剛入院的時候,她就注意到了這個人。因為這個人所有的藥物和治療都是由專人負責的,平日里也有人來照顧,但是照顧他的人,氣質上差別很大,而且神神秘秘的。

一般的病人家屬,無非幾種情況,不是因為病情太重情緒過于壓抑,就是極度樂觀,努力不去思考以后的事情,但是無論是哪一種,其關注的核心點還是病人的病情。

這個姓張的病人疑似腦損傷導致記憶障礙,而這些看望他的人身上,也都能看出全部帶著舊傷。但是她發現這些人包括這個病人在內,對于病情本身十分淡定,不管怎樣和他們商議,他們都是一副謹慎保守的姿態。

她幫張姓的病人做例行檢查的時候,能夠接觸到他的手臂。他身上的肌肉雖然不是非??鋸?,但是其纖維的密集程度已經到了無法理解的地步。

即使是運動員身上的肌肉也不太可能有這么高的纖維密度,這是一個看似正常卻無比強壯的人,這種肌肉不是一般的訓練可以練出來的。她的導師告訴她,這幾乎可以被稱為意志型的肌肉,是要經過身體和意識長期高度統一的運動才能形成的。

他是一個身體技能和專注力都相當超群的人,即使是在熟睡之中,只要有人靠近,他都會立即醒來,并且即刻恢復清醒。

最讓她覺得奇怪的是,這個人有兩根手指奇長無比,如果不是從小故意定型,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狀況出現。

這個病人沉默寡言,眼神因為記憶障礙而顯得迷離無助。梁灣在好奇心之余,對于這個病人,似乎多了某種奇怪的感情,她每天查房之后,總喜歡到這個病人的房間里,最后看他一眼。

這一天也是如此,照顧這個病人的胖子并沒有在,病人躺著,不知道有沒有睡著,她走進病房,條件反射地看了看病人的名牌,然后走上前去,想檢查病人的瞳孔。

這個時候,她聽到病人忽然說了一句話。

這個病人有一種奇特的睡眠習慣,不像普通人長時間地睡眠,他的睡眠是零散的,往往在別人不經意的時候,他已經睡著了。這種睡眠能夠讓其在精神高度集中的間隙最大限度地休息,但是也特別傷害人的大腦。所以在他住院后,醫生對這個人使用了鎮靜劑。

后來醫生發現鎮靜劑對這個人的效果也不是特別好,又使用了一種混合藥劑,效果才逐漸顯現,這是對于這個病人主要的治療方法。

在這個方法進行之后,病人開始有了長時間的睡眠,并且開始夢囈,醫生認為這是記憶開始恢復的表現。

但是他的夢囈一般都是毫無意義的、模糊的,甚至大部分不可解讀。

只有這一句,實習醫生梁灣聽得非常清楚。

這一句話初聽起來十分奇怪,她琢磨了一下,低下頭,這個時候,這個病人又重復了一句。同樣十分清晰。

梁灣當時沒有在意,但是因為這句話本身很奇怪,所以她立即記住了,然后離開了病房。

九年前的一個夜晚,悄無聲息地發生的這件事情,誰也不知道這句話的缺失,為解開籠罩整個事件的謎團增加了多少困難和迷霧。一個核心秘密的關鍵信息,就這么和當年所有相關的人錯過了。

人的成長往往發生在不經意的時候,我并不愿意變成現在這樣,但是,有些時候自己的決定還是會讓自己大吃一驚。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對我所應該面對的一切,而他們卻以最深的城府揣測我的一切。變化的不是自己,而是旁人的眼光?!獏切?/p>

第一章 受傷少年

“十王走馬勢?!碧K萬把黑子落下,得意地看著黎簇,“如何,有氣勢吧?”

晚自習的課堂上,參考書被放到了地上,課桌上擺著小一號的圍棋棋盤,棋盤上的黑子已經占了絕對優勢,再用不了幾步,這棋就不用下下去了。

棋盤的一邊,黎簇歪著頭,看了看窗外的走廊,走廊里班主任還在和他老爸聊天。他有些心不在焉,捏了捏眉心的部分,隨便在棋盤上動了一步。

“你有點職業道德,好好下行不行?你動的是我的子?!碧K萬把他的臉掰過來。

“哦,是嗎?不好意思?!崩璐厥栈匦纳?,但是已經找不到自己剛才挪的是哪一顆了。

“你現在再看也沒用,我告訴你,你出的那事兒,包脫層皮。你現在這么害怕,早干嗎去了?”蘇萬一邊把黑子擺回去,一邊數落。

黎簇看到他的父親說著說著,就往他這里看了一眼,他立即把頭縮了回來,心里不祥的預感更加的強烈。

“到底下不下?”蘇萬不耐煩了。

黎簇嘆了口氣,搖頭:“你找其他人,我看我得溜了?!?/p>

“喂,現在溜了不是更糟糕?!碧K萬道。

“你不懂我老爸,你看咱們老大,”他指了指班主任,那是一個身材姣好的年輕女性,一看就是大學剛畢業進中學來做老師了,“如花似玉,我老爸在這種女人面前肯定把持不住,為了維護自己的男性魅力,肯定當眾爆抽我?!?/p>

“那你溜了也不是辦法啊?!?/p>

“我老爹五十歲了,陽氣不夠,他的怒火沒法持續太長時間。我等他火消了,弄點小酒,他也就無所謂了?!崩璐乇成蠒?,“你身上有多少錢?都先給我,算你利息?!?/p>

“算了,算兄弟支援你的?!碧K萬掏出幾張紅票,他家里比較有錢,倒是不太在乎這些。據說蘇萬的卡上有一萬多塊可以用,黎簇從出生到現在,從來沒有見過實實在在的那么多錢。就算幾百塊錢,對黎簇來說也是個很夸張的數目。

即使知道蘇萬有錢,黎簇還是有些感動。他看了看走廊上,似乎老爹和班主任談得也差不多了,和蘇萬對了對拳頭,便矮身從后門溜了出去。

出了后門一拐就是樓梯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繞了過去。

教室在二樓,下了樓梯就是自行車棚,他用奔跑的速度,快速騎上自行車,向校門騎去,后腦離開了車棚的一剎那,他仿佛聽到了樓上傳來了他老爹的怒吼。

大馬路的路燈下,黎簇一邊騎一邊笑,不是開心自己逃過了一劫,而是想到

分節閱讀 2

班主任看到自己老爸那個樣子,會是什么表情。

一定沒有下次了。

他心里知道,他父親發火的樣子太可怕了,以往的班主任看到過一次之后,再也不敢把家長叫過來了,以后他在學校里,無論做什么事情都安全了。

今天早上,他去踢球的時候,借了十幾個球,故意把球踢到了住校女生的宿舍樓里,一共踢了十幾次,把女生晾在外面的衣服全部踢到了地上,氣得生活老師帶著一群女生把他五花大綁送到他班主任那里。

班主任新來報到才一個月,自然要殺雞給猴看,接下來的事情,也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其實他并不是一個頑劣的人,所以做起壞事來壓力就格外的大。不過,為了以后能少點麻煩,這種事情還是得照例來一遍。

他忽然想起了早上張薇薇在寢室里朝他生氣時穿著白色的背心、兩條纖細潔白的胳臂揮動著的樣子,心中嘆氣,反正他和她永遠也不可能,讓她討厭也沒有什么關系。

黎簇的父母半年前離婚了,他并沒有其他孩子的那種糾結,對于一個每天都吵架,每天都有東西被砸,父母完全暴露出自己最丑惡一面的家庭來說,這種分手簡直有如大刑的解脫。以前黎簇也幻想過他父母還有復合的可能,但是后來他自己都厭煩了,只想著快點結束。

父母離婚的原因,他完全不了解。父親酗酒,脾氣不好,母親又整天不回家,兩個人都脫不開責任,他也無所謂。離婚之后,他被判給了當公務員的父親,母親就去了另外一個城市。父親平時經常應酬,基本上顧不上他,他反而覺得生活比以前更加美好。

是什么時候讓他覺得自己一個人過下去也挺好的?

也許是因為張薇薇吧,當他第一次看到這個女孩的時候,就知道她和自己應該是同一類人。據說她也是單親家庭的孩子,可惜他們不是一個班的,交集太少了,即使是做早操,還隔著好幾排呢。

此時此刻,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到哪里去,不過自己手里有500塊錢呢,可以去的地方很多,也許先去網吧吧。他想著,晚上即使沒地方睡,也可以在沙發上窩著。

正想著,忽然聽到一聲大喝:“停車!”

他還沒反應過來,忽然就感覺到背后一陣風,一個人從他背后拽住了他的領子,一下就把他扯下了車,自行車失去控制,沖到了路邊的灌木從里,他則被摔了個大馬趴。

“老爹?”這是他第一個念頭,心說什么情況,老爹追上來了,難道老爹其實是閃電俠嗎?他和老娘吵架是為了不暴露身份?

還沒等黎簇想明白,他整個人就被提了起來,往路邊的小巷里拖去。這時候他才意識到不對勁,拼命掙扎。黎簇平時踢球,但并不是那種體力非常好的人,那人力氣極大,無論他怎么掙扎都沒有用,很快他就被拖進了巷子的深處。

巷子里面漆黑一片,只有一盞白熾燈泡的路燈。他被摔到墻角,立即大叫:“我有500塊,都給你,不要劫色!”

“別動!”黑暗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黎簇抬頭去看,背光下看不清楚那男人的臉,但是他清楚地看到那男人滿頭滿身都是血,幾乎和他同時倒地,但是手還是死地的揪住他的衣領。

黎簇看到這情景,竟然出奇地鎮定,他老爹喝酒喝多了經常摔個頭破血流回家,此時他腦子里竟然是一股厭惡,拼命的想把揪著他衣領的手拉開??墒?,那手猶如鐵鉗一般,怎么掰都掰不開,那男人被弄急了,一個巴掌打了過來,直接把黎簇抽得腦子嗡嗡響。

是搶劫!

黎簇經常聽到學校附近有人搶劫,但是因為他平時穿得破破爛爛的,而且也都是和蘇萬他們的足球隊一起走,所以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,沒想到才稍微幾次落單就碰到了。

想到身上有蘇萬的500塊錢,他就很不甘心,平時沒錢的時候不來搶,現在剛有錢沒幾個小時就來搶了。這是什么樣的情報敏感度,這些搶劫犯都是中央情報局的線人嗎?

想到這里,他大吼一聲,盯著男人抽過來的巴掌,一口咬住了男人的手。男人顯然吃痛,慘叫一聲,一下松了手。

“好機會?!崩璐匕盗R,立即爬起來想跑,幾乎是瞬間,他就看到那男人拿起地上的一塊板磚,一下拍到了他的頭上。他眼前一黑,還沒來得及感覺到腦袋上的劇痛就歪倒在一邊。沒等他站起來,對方又是一磚,這一下直接將他砸懵了。

黎簇倒在地上,他沒有任何感覺,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,他沉沉地睡去,恍惚間,他似乎有一些痛楚,但是又好像不是那么痛苦。

我要被殺死了嗎?他在失去意識之前,有點遺憾的想。

不過,似乎也就是這樣嘛。

黎簇完全失去了知覺。

“對不起了,我也不想牽連你,不過實在沒辦法了?!币u擊他的男人咳嗽了幾聲,抹開流到眼皮的血,顫抖著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,把黎簇翻了過來,開始劃開他背后的衣服。

第二章 傷疤

頭疼。

腦袋里面好像有訂書機在不停地訂釘子,一陣一陣地刺痛。他仿佛又聽到了當年父母吵架時砸玻璃的刺耳聲音。

“你到底管過你兒子沒有,這么多年了,你除了喝酒還是喝酒,你能管管這個家嗎?”

“家?這房子是誰買的?這些家具是誰買的?他媽的的光記著我發工資的日子,不記得我這些工資從哪里來的?!?/p>

“這些東西我不稀罕!”

“不稀罕是嗎?我砸!我砸!不稀罕是吧?我砸!全部都不要,我也不稀罕!”

砰!砰!砰!

走開,都走開!

黎簇用力捂住耳朵,一下就醒了過來,一眼就看到了頂上的白色帷帳和邊上的日光燈。

他喘著氣,努力地吸著空氣,耳邊的爭吵聲才逐漸地安靜下來。他用力睜大眼睛,一直睜到什么也聽不到為止。

護士正在換吊瓶,被他的動靜嚇了一跳,“你睜眼需要用這么大力氣嗎?整得和尸變似的?!?/p>

黎簇瞇著眼睛,心說:真是孽障,太久沒有做這樣的噩夢了,做起來竟然還是那么逼真。難道自己這輩子都逃脫不了這樣的夢魘嗎?不行,絕對不可以這樣。

他閉目養神了片刻,慢慢地緩過來,意識到自己是在醫院里,但有點想不起來自己為什么會進醫院?!拔以趺丛谶@兒?”他開口說話,喉嚨竟然出奇地干澀,還有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“你被發現在菖蒲街的一個巷子里,有人用板磚對著你腦門兒抽了十幾下,中度腦震蕩,昏厥無自主意識,其實你還能活著躺在這里我也很意外,你應該在火葬場?!弊o士說道。黎簇這才看清楚,這是一個中年的護士了,長年熬夜工作,讓她顯得很憔悴?!搬t生說你腦殼厚,腦子比較小,所以走運?!弊o士又補了一句。

黎簇一開始還有點默然,但是板磚、巷子這些詞語,還是讓他慢慢想起來發生了什么事情??礃幼?,自己是被搶劫了,不知道有沒有被奪去其他東西,如果有他真的不想活了。感覺了一下身體其他部位,沒有什么異樣,才松了口氣。想想當時那家伙那個樣子,滿身是血,應該是被什么人尋仇,或者黑社會械斗逃脫之后順便搶了他。

這他媽不是一般的背,都背到姥姥家了。

“我剛才聽到我爸媽在吵架。是做夢還是幻聽?”黎簇摸了摸頭,發現手上有吊針。

“不是,我現在也能聽到你爸媽在吵?!弊o士道,“前幾天他們就在走廊上對罵。我們只好把他們請出去,不讓他們同時來看你。你可能不知道,你昏迷了十多天了?!?/p>

“十多天,你胡說!”黎簇心中暗罵,咬牙坐起來,一動就覺得背后傳來劇痛,竟然比頭還要疼。

“我背上也受傷了?”黎簇問道。

“你背上?對,受傷了?!弊o士說道?!暗秱?,你最好不要去抓?!?/p>

“媽的,他還砍了我?”黎簇心中來氣,罵道:“不就是搶那500塊錢嘛,至于那么兇殘嗎?用磚頭拍還不夠,還要砍我?!边@時候他發現護士的表情有些奇異。

“他怎樣了?”他問道。

“誰怎樣了?你是說那渾身是傷的家伙是吧?!弊o士忽然笑笑說道,“他自己也沒比你好到哪兒去,他已經死了?!?/p>

“死了?”黎簇很驚訝:“警察把他抓住,擊斃了?”

“不,他們發現你的時候,他死在了你的旁邊,失血過多。他緊緊壓在你身上,你們被血連在了一起?!?/p>

黎簇愣住了,他想了想才明白了護士的意思,看樣子這倒霉鬼搶劫他搶劫到一半就掛了,這還真是富有戲劇性,要是當時自己沒被拍暈,說不定警察來了還會以為是自己搶劫了對方。不過,都傷成這樣了,干嘛還要來搶劫呢?不是應該直接去醫院嗎?難道他當時連打車的錢都沒有?早知道這樣,問我借不就行了。

黎簇忽然感覺到一股內疚,隨即他安慰自己,對方把自己打暈才是借不到錢悲催地死在當場的主要原因。

護士又對他笑笑,說道:“你好好休息吧?!闭f著拉上了他病床四周的簾子。

黎簇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覺得很夢幻。在他的記憶里,幾個小時前他還想著要去哪個網吧窩一晚上,如今卻差點被人弄死躺在了醫院里。

也還,反正自己沒有死,可以一個多月不去上課了。如此說來,這上課的痛苦還遠勝于被刀砍,這些老師也應該反省反省了。

他想著自己也失笑了,想到自己做了壞事,老師還不得不帶著同學抱著花和水果來看他。這就是所謂的命運啊。

十幾天沒動,他身上感覺很不舒服,動了一下,一大片痛楚從他背后傳了過來??磥淼降秱乐氐?。

他聳動了一下肩膀,整塊后背的疼痛都席卷而來。他忽然意識到,后背的傷口好奇怪,好像不只一道傷口。

他想起了護士的表情,感覺有點不妙,手往背后摸去。很快,他就摸到了他背后包扎的地方。

傷口應該已經止血了,外面貼著紗布,他的手伸到紗布內,摸到了傷口。傷口已經結痂了,摸著有些疼有些發癢。他摸著,冷汗開始冒了出來。

好多傷口,而且越摸越覺得瘆人,為什么這些傷口的形狀,感覺這么奇怪?這些真的是刀砍的嗎?他咬牙翻身起來,腳軟得幾乎跪倒在地,但是他勉力撐住一邊的凳子,拔掉手上的吊瓶,跌跌撞撞地來到廁所里,扯掉了背上的紗布,轉身看自己的背。

瞬間他驚呆了,心說:這是什么東西?

他的整個背上,刻著一張極其詭異的圖形,而且完全是用刀割出來的,那并不是一刀兩刀,而是幾百刀刻痕。所有的傷口都結痂了,形成了無比恐怖的傷疤。

“這是張什么圖?”他渾身冰冷,無法言喻的恐懼掠過了他的全身,他無法抑制地大吼了起一聲。

第三章 七根手指

黎簇的那一聲慘叫絕對能載入北京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史冊,以至于在他出院前的那段時間里,他一直被人稱呼為“慘叫君”。據說,當時連另一幢行政樓都清晰地聽到了這一聲慘叫,院領導還以為是什么重大的醫療事故,或者婦產科終于生出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。

黎簇在大吼之后,一直想撕掉自己背上的膠布,但是顯然包扎的時候,醫生已經預料到了這個情況。這些膠布全部用衛生膠帶從他肚子上過了好幾圈,雖然他扯掉很大一部分,但是要從身上完全扯下來很難。他扯了幾次都沒成功,后來沖過來的護士叫了幾個男護工過來,把他死死壓在了床上。

還好在發生電影里給瘋子打鎮定劑的情節之前,黎簇就被幾個壯男壓得冷靜了下來。

他被重新按坐在床上的時候,腦子還是一片混亂的,頭還是不由自主地想往后背看去,手也直往后伸,好在護工猶如牛一樣壯碩,把他死死鉗住。

這時候,醫生也被驚動了,跑了過來,進來就問:“怎么回事?”但是一眼就看明白了。

她身后跟著好幾個其他病房的病人,醫生回身把床邊的簾子拉上,就去摸黎簇的額頭。黎簇一看到白大褂的大夫,立即靜了下來。

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女醫生,顯然這是第一次見,長得不算漂亮,但是身材很窈窕。黎簇從小就特別吃女醫生的套路,他不知道為什么,只要看到女醫生,就會覺得很心安。

不過這片刻的寧靜并沒有讓他真正鎮靜下來,背后的疼痛一下讓他重新恐懼起來。

“醫生,我背上是什么?”他對著醫生叫道,“那個王八蛋在我背上刻了什么東西?”

醫生埋怨地看了護士一眼,才皺著眉頭對黎簇道:“現在不適合談論這個話題,還是等你身體再恢復一點,和你爸爸在一起的時候,我再告訴你?!?/p>

“去你……”黎簇的情緒一下就炸了,想爆臟話,但是一看到穿白大褂的女醫生,他硬生生把后半句話咽了下去。

女醫生顯然并不想多說,便給兩邊的護工打眼色,黎簇立即就意識到自己的年齡在這種情況下是沒有發言權的。要是被綁在床上,他就糟糕了。

即使他自認為他甚至比他父親更了解日子應該怎么過,其他人還是不會聽他的,這大概就是孩子的悲哀。想到他老爹的嘴臉,他忽然覺得很煩。不行,絕對不能讓自己混到這種境地。

“等一下?!彼麤Q定采取措施,至少要爭取一下,“對不起,剛才我有些情緒失控了,不過我還是想知道我到底

分節閱讀 3

發生了什么事情,帶著這個疑問我也休息不好?!?/p>

大概是這種話從毛頭小伙子的嘴巴里說出來,讓女醫生覺得很驚訝,她看了他一眼說道:“沒有什么,只是一些傷疤而已。你受了很嚴重的刀傷,很可能留下無法消除的疤痕,所以我們不想這么早告訴你,你還是好好休息吧?!?/p>

黎簇吸了口氣,心里暗罵:你要我安心也編個好點的理由,我剛才摸到的可不是那么一回事??磁t生要走,黎簇立即道:“我不信!醫生,我父母已經離婚了,我也十七歲了,我能自己負責自己的事情,請你告訴我真相?!?/p>

這是一句真話,黎簇說得很淡定,但是也帶著祈求。

女醫生愣了一下,邊上的護士和護工顯得很尷尬,黎簇知道有門兒,他用這句話震懾過不少大人,便繼續道:“阿姨,求求你了?!?/p>

女醫生嘆了口氣,對邊上的護工擺了擺手,護工把手松開。她對黎簇道:“好吧,你跟我來一趟辦公室,只要你不再撕你的繃帶,我就告訴你?!?/p>

“謝謝阿姨?!崩璐厮闪丝跉?。

“不要叫阿姨,叫姐姐?!迸t生頭也不回地走出去,“看你少年老成,我很欣賞,叫幾聲好聽的,等下你看到自己的后背崩潰后,我興許還能安慰你幾句?!?/p>

黎簇跌跌撞撞地跟著女醫生來到了辦公室。背后的疼痛讓他很不得勁。

辦公室里沒有沙發,只有一張床,女醫生給他使了個眼色,他只好坐了上去。這時候,他看到了女醫生的名牌,掛在一邊的衣架上。

梁灣。

“梁姐姐?!彼槃輪柕?,“你是什么科的大夫?”

“你管的著嗎?”梁灣一口的北京姑娘腔,說著就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大信封來遞給他,“里面是你后背的照片,慢慢抽出來,不準再叫了,多奇怪都得忍著?!?/p>

黎簇點頭,心一下提了起來,心說:有那么夸張嗎?難道他背上刻著一坨大便或者是蠟筆小新的某種涂鴉紋身?如果是真的,他也不想活了。

gpk捕鱼漏洞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快三 上海快三综合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试图 广东11选五玩法规则 信质电机股票 江西快三推荐号码 71豆幸运28预测软件 贵州11选5规则及奖金 蓝乔配资